养一只哈士奇并不困难啊

看莲兮莲兮的《大巫》
真**物伤其类

虽然画的丑,但我控制不住摸鱼的手。
阿根哥哥穿校服一定很好看吧w

胡言乱语

真·胡言乱语
小学生文笔还ooc

1.
我睁开双眼,耳边风声提醒我这是一座山崖的边缘,远处满目苍翠。

“我应该跳下去”

它突然在我脑中炸开了,烟花一般绚烂的,同时不可遏制的将一股扑天盖地的绝望注入我的胸膛。

于是我站起身来,决定顺遂自己的心意。

其实我并不知道自己是谁———不过大抵是个无用求死的残将吧,我想,看着自己右边空落落的袖管。

诶等等,身后有声音。

我回头看到一个红发的妖怪向这里赶来,他在喊些什么我听不分明。

毕竟我已经跳下去了。






2.

我觉着周遭太过吵闹了些,觥筹交错之间的讨好声混合着莺燕呢
喃,同样,入目之景也相应的有些不堪。

真是无聊啊。

我看向主位上的红发大鬼,只觉得熟悉。而他并没看我,正盯着不远处跪着的人类女子。实不相瞒,那女子倒真是十分好看的,披着的长发如同夜色,裙裾间绣着大片的红枫。我却觉得十分不妥,而恍惚间似乎又是看过她在枫林中起舞的模样的。我虽见不着那大鬼的表情,但因看的久了,也生出些缱绻的意味。

突然,那鬼抬眼看向我。

目光在空中相遇的下一刻,我就别开了眼————我不认识这宴会的主角啊。我垂下眼,盯着酒杯,尽管我感觉到这鬼王周身的瘴气在我低头的瞬间前所未有的高涨了一瞬,但我没有抬头。

话说回来,这酒杯做的当真别致,是枯木一般的材质。杯中酒倒影的是我么,白发金眸,倒也不赖,在这奇形怪状的妖鬼中可算是英俊了………

“大人,小女子为您献上天皇表达敬意的美酒……”

女子娇柔的声音拉回了我的思绪,那鬼王沉着脸并不表态,我却躁动不安了起来。

那酒不能喝。脑中的声音越来越大,情急之下,我也吼了出来“不能喝!”声音竟与脑中焦急的人诡异的重合。

红发大鬼并不表态,只轻轻淡淡的往这边瞥了一眼。

“啰嗦。”他说。

我并不明白自己的心情是怎样的——或者那究竟是不是我的心情,但我疼的心脏都快裂开了,一脚踹开桌案,抢过酒杯一饮而尽。

神志回笼,我正想说些什么来化解尴尬的局面,但身体已经不受控制的倒下。

最后,我看见那鬼王饱含焦虑与怒火的俊脸,没来由的生出一股满足乃至诡异的自豪感———

喔喔,怒火都如此引人战栗,如此动人心弦,不愧是我最崇拜的挚友,我最亲爱的………


………谁?





3.
我睁开双眼,自己正端坐在悬崖边,背后似乎有人在叫我。
是在酒宴上见过的红发大鬼,他看着我起身,有些慌张的大喊:“茨木!别再…………”

晚了。

听着耳边的风声,我想。

END







———————————————————
私设如山
设定是茨木在退治的时候替酒吞喝了那杯有毒的酒,于是没有记忆并永远轮回于那两个场景之间。
酒吞是有记忆的。
他知道但他不想出去,毕竟呆在这尽管痛苦一次又一次,但总归还能看到。

咸鱼的围笑